1. <th id="w4edo"></th>

    2. <em id="w4edo"></em><tbody id="w4edo"><pre id="w4edo"></pre></tbody>

      <em id="w4edo"></em>

      他河之石 / 民生·百态 / 外卖员自述:月入三万,还是底层人

      0 0

         

      外卖员自述:月入三万,还是底层人

      2020-01-10  他河之石

      外卖小哥可能已经成为你我生活中最“熟悉”的一群人,无论是为工作奔忙的工作日,还是躺在家里当肥宅的周末,很多人都习惯了有人为自己送上一份热气腾腾的饭菜。

      在过往的一些外界宣传里,小哥们虽然工作辛苦,但获得的报酬着实令一些人眼红:“拼命三郎”们的工资高于1万,“单王”骑手甚至可以月入3万。

      但2018年蜂鸟配送发布的一份《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则显示:77%的骑手来自农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工资在4-8k之间,并没有某些报道中描述的那么光鲜,很多时候,他们甚至不能和普通人同搭一部电梯。

      那么,外卖小哥们真实的工作状况是怎样的?要有多努力才可以月入过万?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听听他们怎么说:

      ——

      开始送外卖是2017年下半年的事情,当时刚来上海不久,琢磨着要么去房产中介当销售,要么就去做外卖小哥吧,后来考虑到个人性格原因,不是能说会道的类型,干销售可能有点吃力,想着那干脆“出卖体力”吧。

      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听信了一些夸大宣传吧,我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了,说有个95后的外卖小哥靠干这个买房买车了,我也没去具体核实,就稀里糊涂“入坑”了。

      入行之后才知道,底薪特别低,能赚多少全靠跑单量。我们的提成方法是分梯度的,比如100单以内每单只有2块的提成,200单以内每单的提成能到5块,十分简单粗暴。

      刚开始做的时候每月实际到手也就五六千吧,不是因为我懒,而是对分到的区域地形和商家环境都比较陌生,加上我天生方向感没有很强,记路能力一般,而且当时也比较老实,过马路碰到红灯都会老老实实等着。

      坦白说,这就是个靠体力吃饭的活,虽说聪明一点的人会记哪几个商家离得近可以一起取餐,或者激灵点的会先跑卡送餐时间的单子,但你掌握了越多的技巧就越会发现,单量完全是靠时间堆出来的。

      在我们这行,时间和客户满意度是最关键的两个因素,直接决定了你当月能拿多少钱。所以规章制度和安全之类的,有时候着急起来真的就会被自己忽略掉,我今年年初的时候出过一次交通事故,所幸只是皮肉伤,没有太严重。

      当时是晚上九点多,天下大雨,本来那单不是我送的,因为之前骑手电动车坏了,赶不过去,客户又急着要,我正好离着不远,就分配给我了,我刚接单不久就接到客户电话,对方可能因为上一个小哥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上来态度就很不好,直接说,十分钟内送不到她就不要了。

      我走前几个路口的时候都还挺顺的,一路绿灯,等到了她小区附近的最后一个路口,大几十秒的红灯,我看没什么车,想着就闯一下吧,别人急着吃饭呢。结果就那么一闯,出事了,对方正常直行,虽然已经尽力减速,还是把我撞倒了。

      开车的是个年轻女孩,她都被吓傻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劲地说要带我去医院检查,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感觉自己没太大事,就想先把那个单子送到,后来想想可能因为电话里客户态度不好,怕对方给我差评吧……

      哎,真的是用生命在跑单,我现在想想也挺后怕的,不过那个月也是我月薪正式过万的一个月,我收到工资转账的时候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要是真撞出个什么毛病来,五位数的工资哪够我的医药费啊?

      ——

      送外卖一年多,要算税后的话,真正意义上月入过万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

      我平时没什么时间上网,不知道网上说“外卖小哥比刚毕业大学生赚得多”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但坦白讲,我个人是觉得“夸大宣传”的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影响外卖员收入的因素真的特别多,大到季节天气,小到负责片区。

      像是冬天的单日送单量一定会比夏天多,因为一到冬天大家好像都不愿意动了,然后雨天的单子也会比晴天多,赶上冬天下雪多的日子,虽然相对辛苦,也能有个不错的收入。

      但对于收入影响最重要的还是负责的片区。负责的片区里有写字楼这样的场所,收入总是会好一些,因为现在大多数白领都爱点外卖,这点我们也是知道的,而且配送的时间和地点都相对集中,商家集中在附近,取餐方便,买家集中在写字楼,送餐方便,所以自然完成速度快些,接单子也容易些。

      我之前不是送这种“工作地段”的,就是个负责送居民区的。居民区的单子都不集中,比较散,而且有些小区的路也不好走,所以订单送达有时候就会有困难。经常要几个居民区一起跑,时间花得多,单没送几个,一单也就6、7块钱,有的时候一天也就送个二三十单。

      所以老实讲送外卖赚钱这件事,真的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

      这还不算什么,有的时候辛辛苦苦赚的钱,还没扣的钱多。每天一睁眼就开始骑着电动车跑来跑去,经常到了大半夜才能收工,因为餐撒了、送晚了一点、提前点“送达”这些事,稍不留神就会被客户投诉扣钱。

      你也不能跟客户讲道理,服务行业就是这样,事情闹大了客户投诉上去,别说扣一单的钱,整个工作都可能保不住。

      印象比较深的一次,那个点外卖的客户备注写“不要按门铃”,我到了就没按门铃,站在小区的单元门门口打电话,打了三四个都没人接,而且又是半夜,楼道里也没人出来,也不能进去等,大冬天就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钟。

      打了五六个电话,终于下来人拿了,拿到外卖的第一句话是,“这都凉了怎么吃啊?“我跟对方解释因为打电话没人接,又不能按门铃,所以只能在外面等着,实在不好意思。

      她直接怼了我一句,“你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变通吗?按门铃也比让饭菜凉了好啊。”说完扭头走了,“砰”的一声把单元门关上,我那句“对不起求求您别给差评”的话,直接被关单元门的声音盖过去了。

      事实证明她也真的没听见,后来我在便利店里暖手的时候,收到了她给我的差评,我想了想算了,没再联系她。

      我们的工作基础而平凡,根本没什么资格跟顾客争论,比起丢了工作,丢一单的钱,也真的还好。

      在这些不可控因素的影响下,月入过万不是必然,而是幸运。

      过了这个年,我大概就辞职了,打算回老家做物流之类的工作,虽然也不轻松,但应该会好一点,少经历一些被扣钱的意外就好,因为每次被扣钱,我就会更加怀疑,是不是我这辈子真的只配做底层人。

      希望新的一年,我不要再这么想了。

      ——

      今年是跑外卖的第二个年头,我运气不错,入行的时候被分到一个比较繁华的白领工作区,周围三四座写字楼,不用跑远,工作日单子也不少。

      收入的话每个月有起伏,但过去一年平均下来我粗略算了下,应该有个一万一二的样子,对于我们这种做苦力工作的人而言,已经挺满意的了。

      但我个人觉得你们脑力工作者们没什么好羡慕的,毕竟,就算拿到这个数的工资,我们的生活也没有因此而变得轻松一些。

      说说我的情况吧,今年都住在一个五环以外月租500的地下室里,在通州附近,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

      不瞒你说,大多数在一线城市干这行的人,都有所谓的“家庭负担”,这样的负担让我们即使是赚了钱,也不敢花。

      像我,今年三十多了,老婆孩子都在老家,老婆月收入2-3000,不是她不努力,而是我们那个县城真的没什么钱可赚,但孩子还小,她得照顾家里,没法跟我一起出来打拼。

      不仅仅是妻儿,家里还有爸妈,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保不齐什么时候会生病,现在生个病你也懂的,只要进了医院钱就不是钱了,所以我大老远地来北京打拼,也算是未雨绸缪吧。

      每个月发了工资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刨掉日常开销以外的部分全都转给老婆,在钱的事情上,我充分相信她,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的精神支柱,毕竟她一个人在老家带孩子也不容易。

      据我所知,岁数上了30的外卖员,像我这种情况还挺常见的。想想也是,要不是有个奔头在支撑着,这种靠身体和透支精力来换钱的工作,有多少人愿意做呢?有时候我也会摇摆,到底是赚多一点替未来考虑好呢,还是陪伴在家人身边更重要呢?

      今年儿子就上小学了,我当时专门请了一天假,在这边买了书包、文具之类的寄回去,你也知道,在我们这行请假意味着什么,一天就少好几百的收入,所以之后的一周我都只吃泡面。

      东西收到的那天,老婆给我发微信,“孩子的东西都收到了,你在外注意身体,别太拼了。“隔了几分钟,还拍了个小视频给我,我当时刚跑完一单,把电动车停在路边休息,看到消息的时候就有一阵儿难过,那种感觉说不清楚,没过多久,我就赶紧跑着去送下一单了。

      我一直都有思考该怎么跟孩子解释自己职业的问题,我自己是个粗人,没什么文化,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但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到和其他孩子一样的教育。送外卖就是个体力活,放在以前可能就和在工地上打工没什么区别,哦,有点不同的地方是还得多看人脸色。

      做到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我自己心里也不大有谱,坦白说,这份报酬还可以,但我也三十多岁人了,能拼几年自己也说不好,而且孩子越来越大,我不希望在他的成长中缺席太久,虽然我只是个送外卖的,但我也想看看他读书写字的样子。

      比较切实点的计划是,等再攒多一点钱的时候,就回去拿积蓄开个小店啥的,既能跟家人一起生活,也不用那么辛苦。

      2020年就要到了,我在心里給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年前赚到1万,去給媳妇买件好点的衣服、給爸妈买点营养品就回家过年。

      听起来是不是太普通了?我这辈子,大富大贵是不用想了,但还是希望在剩下的生命里,能像送外卖的倒计时一样,争分夺秒地多对家人好一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蔚蓝彩票 邵阳市 吴江市 万宁市 淄博市 广丰县 临沧市 天长市 台南市 古交市 宁德市 庆阳市 霸州市 乐陵市 秦皇岛市 三清山 双城市 江苏省 诸城市 安庆市 苏州市 乐清市 景德镇市 瑞安市 南通市 遵化市 邛崃市 哈尔滨市 赤壁市 无锡市 富德市 安康市 邛崃市 姜堰市 姜堰市 亳州市 黄冈市 辽阳市 简阳市 平顶山市 新郑市 任丘市 舒兰市 韶关市 绍兴市 肇庆市 本溪市 瑞金市 龙井市 中山市 东方市 保山市 简阳市